logo

MT李逵劈鱼: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了凝聚他努力的手稿

0
在原书第五十七章中,习惯与女儿们有身体接触的宝玉,看到了坐在风口上的紫杜鹃的薄衣,伸出手去触摸她的身体以示关切。子娟拒绝了她的好意,留下一句话:“你总是不用心,但你只关心你的正常行为和你如何做。”这让宝玉“突然在心里浇了一盆冷水”,让他在恍惚中意识到自己的主观意识无法影响客观现实。美好的人,美好的事,美好的时刻最终都会离开他。

在舞剧《红楼梦》中,宝玉的“散”与“美”的无奈随处可见。

李兴和李超的二次创作巧妙地利用戏曲中的窗帘来创造各种公共或私人、开放或狭窄的空间,让演员可以使用椅子、屏风、长桌子、折扇、轿子等。雅道具展示了宝玉、黛玉、宝钗等女性的相遇、相识、分离、分离,以及十二钗的命运。整部剧虽然没有文字,但却散发着“戏剧文本”的魅力。随着演员的身体,他们成为角色的潜台词,然后成为他们流动的情绪和情绪。

在第三章“酸”中,黑幕的柔性变形划分了表演区域。可见,三个宝带钗在同一间屋子里,有三组二对二的关系。三人的情感纠葛、黛玉与宝钗的气质差异以及宝钗的调解都在舞台上上演。在《重逢》中,白色的屏幕将舞台分为两个空间和两个时间。十二钗在幕后举杯畅谈诗画,不过是宝玉在眼前的幻想。透过屏风“报恩”的黛玉杯,自然是他想象世界的产物。事实上,这茶是由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宝钗端上来的。

李星参演的其他舞剧,宝玉式的同情,也很明显。在《沙湾往事》中,他的广东音乐人与青梅竹马、包办婚姻的妻子之间的纠葛,就像宝代钗的翻版。虽然他的妻子被他抛弃了,但她从不抱怨,从不热情地对待彼此,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了凝聚他努力的手稿。当他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给了她一个温暖而内疚的拥抱。

李星曾经谈起妻子的忍耐力、坚韧和慷慨,这让他感到非常痛心。这使得他在每次翻译最后也是唯一的与妻子告别的场景时,都会表现出自己的真实感受,这也影响了他以后的表现。创作了《饭店》和《红楼梦》,注入了女性关怀的表达,因为女性生活的背景可能是由“苍凉”铺就的。在《红楼梦》中,宝玉对大观园女子的凝视,以及在她们周围展开的坚定或犹豫的舞步,都是真挚而充满深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