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捕鱼游戏在线玩:标志着中国电报时代的最终落幕

0
在拍摄期间,摄制组”常走的一个街”有一个更好的理解的贡献这一“古董”:1976年唐山地震后,焦虑的人冲到电报大楼,和电报送到唐山两三天飙升至成千上万;五六十年代是新中国电报的全盛时期。在繁忙时期,每月的电报达到了300万份。今天习惯的“电话粥”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每字7美分的电报费促进了极其简洁的电报风格。家庭、友谊和爱情常常被浓缩为四个字:“平安,不要读”。当“侄子”这个词出现在《电讯报》上时,它和密码有着同样的特殊含义,意思是告诉对方的家人“喜欢加男人”。

2017年6月15日,电报大楼正式关闭,标志着中国电报时代的终结。但是在这座大厦的商业大厅的一个小角落里,摄制组有了一个新的发现。电报作为一种通讯工具已经失去了它的实际意义,但没有人想到电报大楼还有一个发送电报的窗口。这是一段特别温暖的记忆。”Gui燕说。

在过去,电报的种类很多,如鲜花电报、礼仪电报、急电等。现在这些都没了。我们这儿只有普通电报。大多数来这里的电报都是怀旧的。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的刘大杰说,460年的时间里,发电报的费用增加了7美分,旧的电报也变成了电脑。唯一不变的是,它会根据客户的要求,用电码发送电报。也许在别人眼里,我是这里最荒凉的一扇窗。事实上,这里从来不缺少温暖。今天,只要有一个人发一封电报,就意味着还有人在思考和阅读它。也许再过10年、20年就没有人来这里发电报了,所以今天这个窗口的存在让我觉得更珍贵。